全职高手相关内容

一个仓库,不常回来,所有文字都可以转载不用特意问我

全职人物印象之韩文清

每次在开头要写的话

第一,既然是“人物印象”,这不是人物分析,是我个人的主观印象,并不客观。

第二,我是无cp党,我不会从cp的角度思考问题【一把辛酸泪

 

人物印象系列 汇总  这是第十五篇,还会继续


 

原本想着,要回去细读了原文再来写老韩,但稍微回忆了一下了整本书里面关于韩文清的点点滴滴,我突然想要立即动笔,带着一种异样的情绪。

对有些人的喜欢,是那种细水长流的喜欢,静着心去琢磨这个人,去研究他的每一个细节,力求将一个更完备的人物呈现在心中。

对另一些人,甚至都不知道算不算喜欢,只是在想起的那一刻,会感到自己的心之弦随着他的乐章,也泛起带着颤音的共鸣。

无法细想,无法细说,可就是没来由地,觉得自己有一点懂他。

我不会写得太长,也无法将他解读得更加全面,只能写我所感觉到的那“一点”。

韩文清不仅仅是荣耀竞技场上一往无前的战士,他身处的整个世界,对他而言,都像是一种战斗。

文中提到的,他给人的那种让人忍不住跪地奉上钱包的“寒意”,我想并不是来自于他的相貌,而是他身上时刻散发出的那种“来战个痛”的气场。

不知怎么的,就想起北岛的那几句诗。

告诉你吧,世界

我-----不----相-----信------

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

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

他对于无能、软弱、放弃、妥协,有一种天生的排斥与反感,他不能接受这些发生在自己和队友身上,便有了“我只知道向前,不懂得如何慢下来”“你们输得也太难看了吧”;他也不能接受这些发生在对手身上,便有了对叶秋“他已经滚蛋了”“没出息”的评价,甚至他不能接受这些发生在素不相识的人身上,便有了“重重地关闭了视频”的举动。

偏偏这个世界并不可能事事如他所愿,对那些遗憾之处,他所做的只是对抗、永远是对抗,即使是心里知道结果,比如训练中他注定已经跳不上的那个落脚点,他却依然要做出跳跃的动作,因为他做了,那就是抗争,没做,就是妥协。

他不可能妥协,这是他的坚持,或者说,已经是一种顽固。

这种顽固,是他的生存理念,是他给自己选择的活法,他自己要这样活,遇到阻挡和障碍时,就碾压过去,一次不行,就再来一次,失败了,那就爬起来继续往前冲。

思路简单、钻牛角尖、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愣头青?

不是的,韩文清只不过是太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选择,也太清楚地明白,做出任何选择,都要付出代价。

换一条道路这种事,对他来说,不是想不到,而是他不愿意去做。

他知道怎么样可以慢下来,但是他不愿意,他宁愿付出更多的代价,来坚持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因为这无休止的坚持、抗争、碾压,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的失败,他对这个世界甚至存在着一种泛化的愤怒,而更多的愤怒,会指向自己。

这让他看起来很不好接近,他对战队是严厉的,训人的时候能把老板都赶出训练室,对多年的老搭档张新杰,言语中都也没有多少温情的成分,令人有种“缺少人情味儿”的感觉,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出的那些话,有时也显得直接而生硬。

记得在职业选手们通过特殊通道入场看比赛时,韩文清被一个想要逃票入场的家伙喊住了(那人手里还拿着钱包),然后已经进了场的选手们甚至纷纷返回来,看到底发生了什么,令韩文清哭笑不得。

其实只不过是被喊住而已,只不过是那人暂时看着韩文清呆住了而已,我却从众职业选手的行为中读出了紧张感,他们会集体回来围观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,被叫住的那人是韩文清。

这种紧张感,他不自觉地就会传递给周围的人。(也许还能不自觉地收到很多钱包)

但我认为,他绝不是一个性格暴戾的人,只不过习惯长期以迎战的姿态面对一切之后,想要表达某些其他的情感,确实是显得不太自然。

第九赛季霸图负于轮回时,一帮人在比赛席外面等张佳乐出来,有这样一段对话。

【“我……”张佳乐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又要退役了吧?”林敬言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还早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转眼下赛季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感觉就在明天似的。”

“我已经迫不及待了。”】

虽然没有什么依据,我觉得“这样可不好”这样的话,该是韩文清说的,说话的时候,还是黑着一张脸。

在试图表达与平日里的气场截然相反的东西,比如“安慰”时,他会有一种微妙的笨拙感。

好在,终归是有人懂他的,伙伴也好、对手也好,都知道他就是那么一种风格,甚至也会欣赏他的这种风格。

尤其是张新杰,他跟韩文清在聚光灯下握手拥抱的那一刻,我有种感觉,他跟韩文清能够合作这么久,他们根本就是同一种人。霸图的风格来自他十年的队长韩文清,而“石不转”这个名字,承载的就是霸图的魂——一如既往。

霸图就是这么一支队伍,连老板都在“支持韩文清”这条道路上走得如此坚定。

 

胜利、冠军、荣耀,霸图的目标始终如一,虽然他们打起了轮换,韩文清原本的风格也开始转变,可这“改变”,正是为了“不变”。

这是韩文清为了更好地坚持自己的道路,付出的代价,虽然会令人唏嘘,却绝不悲情,他风格的改变,他对世界邀请赛的拒绝,这也都是他自己决定的选择,除了他自己,有谁能让大漠孤烟退让?

只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战斗罢了。

 

最后,想借这个机会说一说荣耀联盟的那些老将们,像魏琛、韩文清、林敬言这样的选手,他们内心最大的冲突是——他们其实一点都不老。

他们所处的年龄段,在正常的社会生活中,正是一个人在事业上最有竞争力的时候。有了一定的阅历,却仍保持足够的锐意进取,有了一定的积淀,却还没有太大的负担。

所谓“年富力强”,本来是最好的年龄,有着不输给任何人的心气儿。

但是在他们所热爱的那个领域,他们已经被判断为“老了”,以盛年的心态,去承受落幕的沧桑,过早体会到年华易逝的感慨。

在这冲突面前,魏琛选择了顺应形势,激流勇退,却始终念念不忘,直到重返赛场,求甘心、求安心。

林敬言背水一战,释放了在之前的职业生涯中都未曾有过的激情,然后做出理智的决定,带着“遗憾”与“无憾”交织的情绪微笑离场。

而韩文清,他并非不懂得与时间的较量将会是一场必输之赌,只是在他的生存理念里,坚持下去,那就是胜,没坚持下去,那就是败。不管未来他还能不能拿到冠军,他都会把这信念坚持到最后一刻。

有句歌词,也是某个全职MAD的标题,我觉得用在他身上特别贴切。

愿能维持纯白的姿态燃烧殆尽。

 

 

附一个很搞笑的东西——点这里可以听:青岛小哥不好惹

二哥, 你那个眼怎么了?

 叫人卯了! 

你怎么不跑? 

跑了!卡倒了!抓回来又一顿卯。

 恩,青岛小哥不好惹, 惹了卯你眼, 卯你眼还不敢捂, 捂了捣你肋叉骨, 你还不敢哼哼~~

霸图真是太适合Q市了

评论(27)
热度(396)

© 全职高手相关内容 | Powered by LOFTER